亿百

基本上算是半个死人了。

[卡埃]念



#弟弟组,卡米尔x埃米。

#现代paro.含有亲情向。

碎风拂过将少年思绪吹个散乱。他抱膝坐在地上,面颊沾染尘土也来不及擦拭。旁边是高立的站牌,却未有座椅让行人小憩。

他困。但老姐比睡觉重要。

红发的女孩一个月前说是为了弥补情伤,挥了手便尽然离开,埃米拦都拦不住。幼稚的姐姐认为生活会如小说所写,便没有拿多少行李,面包也只带了三个。

姐姐悄悄的在傍晚乘上大巴车。弟弟在床上梦见马和小鸟。

他想到当时的情景就自责起来,他睡得沉,以至于现在在外还是在内都冷。他探向胸口,还庆幸那个发烫的东西在不住跳动。

“冷吗。”

“当然啊。”

“等谁。”

他没有出声。只是听到有...

2017-04-16

删了很多东西嗯..
因为马上就要中考了所以长弧。

暑假见。

2017-04-16

© 亿百 | Powered by LOFTER